封面

錄取分數堪比211,職業(yè)本科更好找工作?

楊智杰  2024-06-28 12:57:38

制作一塊紐扣大小的電池,要經(jīng)過(guò)十多道工序。6月6日上午,在等待12個(gè)小時(shí)的真空烘干后,李濤小心翼翼取出一小片鋁箔紙,上面已壓制了一層鋰電池的核心正極材料——鎳鈷錳酸鋰。他將正極材料裁剪成固定直徑的圓形,接著(zhù)利用真空封閉工作艙,將其與隔膜、電解液、電池殼等配件組合封裝,一顆常用于電子秤的紐扣電池便做好了。

 

這一過(guò)程不是發(fā)生在工廠(chǎng)車(chē)間,而是在蘭州資源環(huán)境職業(yè)技術(shù)大學(xué)(以下簡(jiǎn)稱(chēng)“蘭資環(huán)大學(xué)”)的兩間實(shí)訓室內。這里配備了一整套生產(chǎn)設備,標準比擬真實(shí)的企業(yè)車(chē)間。李濤是該校儲能材料工程技術(shù)專(zhuān)業(yè)的大二學(xué)生,也是學(xué)校該專(zhuān)業(yè)的首批職業(yè)本科生。

 

今年5月,教育部先后發(fā)布兩則《關(guān)于擬同意設置本科高等學(xué)校的公示》,擬同意設置33所本科高等學(xué)校,其中包括16所職業(yè)本科院校。職業(yè)本科畢業(yè)生能拿到與普通本科具有同等效力的學(xué)位證書(shū)。2019年,教育部批準首批職業(yè)本科院校,標志著(zhù)國內“中職—高職專(zhuān)科—高職本科”縱向貫通的學(xué)校職業(yè)教育體系確立。截至目前,國內已有51所職業(yè)本科院校。

 

一直以來(lái),職業(yè)教育面臨著(zhù)供需錯位:企業(yè)急需高技能技術(shù)人才,而職教畢業(yè)生卻苦于找不到滿(mǎn)意的工作。產(chǎn)業(yè)升級背景下,職業(yè)本科能否打破職業(yè)教育發(fā)展的困局?

 

參賽選手在數控多軸加工比賽中比拼。圖/新華

 

“不是高職的加長(cháng)版”

 

何景潼是李濤的學(xué)弟,是蘭資環(huán)大學(xué)儲能材料工程技術(shù)專(zhuān)業(yè)一年級的學(xué)生,2023年由本校高職升入職業(yè)本科!吨袊侣勚芸凡稍L(fǎng)時(shí),何景潼在學(xué)校實(shí)訓室,正往一個(gè)盛滿(mǎn)水的量杯中謹慎投放一種黑色粉末材料,通過(guò)儀器,可以實(shí)時(shí)查看材料內部的元素分布。這是電池制作前的一項關(guān)鍵測試——檢測制作的鎳鈷錳酸鋰工藝是否達標,這關(guān)乎鋰電池續航、壽命等性能,決定一輛電動(dòng)汽車(chē)能跑多遠。

 

何景潼對這一流程十分熟悉。2022年,他在高職三年級時(shí),曾與同級100多名學(xué)生前往浙江衢州,在一家鋰電材料企業(yè)頂崗實(shí)習一年,工作便是投料。但如今的操作又與過(guò)往不同:專(zhuān)科時(shí),他只是對照投料單執行,不需要知道原理;升到職業(yè)本科,投料之外,老師會(huì )教給他,怎樣計算投料數據,如果材料檢測結果不理想,如何判斷問(wèn)題出在哪兒。

 

國外的教育體系中,并沒(méi)有與“職業(yè)本科”完全對等的教育類(lèi)型。國內職業(yè)本科院校最初多由民辦高職升格而來(lái),如今,不少“雙高計劃”(即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xué)校和專(zhuān)業(yè)建設計劃)的公辦院校成為升格主力軍。深圳職業(yè)技術(shù)大學(xué)2023年6月升格為職業(yè)本科,首次在廣東本科批次招生時(shí),物理類(lèi)投檔最高分數達595分。這一分數可以進(jìn)入暨南大學(xué)、華南師范大學(xué)、深圳大學(xué)等名校就讀。

 

職業(yè)本科的生源主要來(lái)自普通高中、中職和高職院校,但三類(lèi)學(xué)生的學(xué)制不同。高職生學(xué)制為兩年,中職生和普通高中畢業(yè)生同為四年學(xué)制,但因基礎差異,職業(yè)本科院校往往將其分在兩個(gè)班教學(xué),老師要為不同生源準備不同教案。

 

2021年5月,作為“雙高計劃”院校之一的蘭州資源環(huán)境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與蘭州財經(jīng)大學(xué)長(cháng)青學(xué)院合并,升格為省屬公辦本科蘭資環(huán)大學(xué),學(xué),F有22個(gè)職業(yè)本科專(zhuān)業(yè)。蘭資環(huán)大學(xué)黨委書(shū)記鄭紹忠對《中國新聞周刊》介紹,職業(yè)本科不是高職的加長(cháng)版,也不是應用型本科的“影印版”。專(zhuān)科培養的是一線(xiàn)技工,職業(yè)本科培養的是現場(chǎng)工程師!捌胀ū究茖W(xué)生要會(huì )設計產(chǎn)品或零件,職業(yè)本科學(xué)生不但要設計,還要能高精度地將其加工出來(lái)!

 

上圖:蘭州資源環(huán)境職業(yè)技術(shù)大學(xué)儲能材料工程技術(shù)專(zhuān)業(yè)本科生正在實(shí)訓室學(xué)做電池。

下圖:蘭州資源環(huán)境職業(yè)技術(shù)大學(xué)的工業(yè)機器人拆裝實(shí)訓區。攝影/本刊記者 楊智杰

 

發(fā)現、分析和解決復雜的工程問(wèn)題,是國內多所職業(yè)本科院校強調的人才培養方向。南京工業(yè)職業(yè)技術(shù)大學(xué)(以下簡(jiǎn)稱(chēng)“南工職大”)2019年獲批升格為職業(yè)本科,是國內第一所公辦職業(yè)本科院校。學(xué)校黨委書(shū)記、校長(cháng)謝永華對《中國新聞周刊》說(shuō),學(xué)校希望培養的職業(yè)本科學(xué)生要具備多專(zhuān)業(yè)的復合與創(chuàng )新能力。他舉例稱(chēng),專(zhuān)科可以針對一個(gè)行業(yè)的某個(gè)工種設置一個(gè)專(zhuān)業(yè),比如,汽車(chē)機電維修、汽車(chē)鈑金技術(shù)、汽車(chē)銷(xiāo)售等,但到了職業(yè)本科,“前面提到的幾個(gè)汽車(chē)專(zhuān)業(yè)合并成了汽車(chē)服務(wù)工程技術(shù)專(zhuān)業(yè)”,這有助于學(xué)生掌握多項相關(guān)技能。

 

智福鵬是蘭資環(huán)大學(xué)冶金工程學(xué)院正高級工程師,也是何景潼的專(zhuān)業(yè)課老師,曾在甘肅省國企金川集團從業(yè)12年。他向《中國新聞周刊》提到,車(chē)間生產(chǎn)材料時(shí),研發(fā)設計的數據被放大數倍,參數往往會(huì )失真,學(xué)生未來(lái)就需要去發(fā)現并解決這些問(wèn)題。他在實(shí)訓課上帶學(xué)生制作電池,原材料需要多種材料混合,他只會(huì )給一個(gè)大概范圍,讓學(xué)生在多次實(shí)驗中摸索出最佳比例。

 

職業(yè)本科的課程較專(zhuān)科也發(fā)生了明顯變化。南工職大教務(wù)處原處長(cháng)、國有資產(chǎn)管理處處長(cháng)王紅軍對《中國新聞周刊》說(shuō),除了傳統的專(zhuān)業(yè)課與實(shí)訓課,在學(xué)生大一和大二階段,學(xué)校增加了更多本科類(lèi)的課程,比如高等數學(xué)、大學(xué)物理、英語(yǔ)等基礎課程及基礎專(zhuān)業(yè)課。何景潼的體會(huì )更加深刻。讀專(zhuān)科時(shí),他學(xué)的專(zhuān)業(yè)是有色金屬冶金技術(shù)。如今,他要學(xué)習儲能技術(shù)概論等專(zhuān)業(yè)基礎課,以及無(wú)機化學(xué)、電化學(xué)等知識。

 

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國內職業(yè)本科院校的實(shí)踐教學(xué)課時(shí),都至少占總課時(shí)的50% ,這是職業(yè)本科與普通本科的明顯差異。王紅軍坦言,學(xué)校有更多專(zhuān)科教育經(jīng)驗,他反而更擔心本科的性質(zhì)不夠,即如何真正提升學(xué)生的科學(xué)素養和基礎學(xué)科知識。

 

北京師范大學(xué)國家職業(yè)教育研究院院長(cháng)和震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fǎng)時(shí)提醒,增加基礎知識時(shí),各職業(yè)本科試點(diǎn)學(xué)校還需避免模糊職業(yè)本科與普通本科的邊界,“個(gè)別職業(yè)本科的培養方案,已和普通大學(xué)沒(méi)區別了”。從職業(yè)教育的模式和路徑來(lái)看,重點(diǎn)應放在提高不同專(zhuān)業(yè)課程的難度,以及如何實(shí)現高質(zhì)量的產(chǎn)教融合和校企合作。

 

此外,專(zhuān)家認為,職業(yè)本科打破了原本職業(yè)教育的“學(xué)歷天花板”,但仍需進(jìn)一步推進(jìn)“中高本”真正貫通。中國教育科學(xué)研究院職業(yè)與繼續教育研究所原所長(cháng)孫誠注意到,目前職業(yè)教育體系的“教學(xué)重復性太強了”,專(zhuān)業(yè)結構不合理、貫通培養機制不完善。為避免資源浪費,她建議,中職、高職和本科,應聯(lián)合制定人才一體化培養方案,“中職教過(guò)的知識,高職和本科就不用再教了”。

 

專(zhuān)業(yè)缺乏嚴格審批機制

 

2021年,教育部先后印發(fā)兩份試行文件,對本科層次職業(yè)學(xué)校的設置標準、專(zhuān)業(yè)提出規范。其中要求職業(yè)本科院校,專(zhuān)業(yè)要對接國家和區域主導產(chǎn)業(yè)、支柱產(chǎn)業(yè)和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堅持試點(diǎn)先行,穩慎推進(jìn)。這意味著(zhù)職業(yè)本科要更敏銳地捕捉產(chǎn)業(yè)一線(xiàn)的需求。

 

王紅軍說(shuō),學(xué)校升本前后,相關(guān)老師走訪(fǎng)了南京及周邊企業(yè),圍繞裝備制造等產(chǎn)業(yè)高端,以及工業(yè)互聯(lián)網(wǎng)等高端產(chǎn)業(yè)群調整、設置專(zhuān)業(yè)。目前,學(xué)校開(kāi)設了智能制造工程技術(shù)等33個(gè)本科專(zhuān)業(yè),并計劃在“十四五”期間將數量增至約40個(gè)。今年3月,學(xué)校相關(guān)負責人在調研江蘇及周邊產(chǎn)業(yè)園、企業(yè)后,決定在下半年開(kāi)設集成電路本科專(zhuān)業(yè),重點(diǎn)在設計、制造、封裝、應用等環(huán)節,培養一線(xiàn)工程師。

 

2019年6月26日,在北京市貫通培養試驗項目首批試點(diǎn)高職院!本┴斮Q職業(yè)學(xué)院校本部操場(chǎng)上,參與2017級貫通培養試驗項目的學(xué)生們,結束了前兩年基礎文化階段學(xué)習后,手握“車(chē)票”登上“貫通號”,即將開(kāi)啟職業(yè)教育階段的新旅程。圖/新華

 

各地經(jīng)濟發(fā)展和產(chǎn)業(yè)結構不同,職業(yè)本科的專(zhuān)業(yè)呈現出差異。鄭紹忠坦言,“十三五”期間,西部地區多承接東部產(chǎn)能過(guò)剩的產(chǎn)業(yè),無(wú)論是高端產(chǎn)業(yè)還是產(chǎn)業(yè)高端,都比不上長(cháng)三角、珠三角地區!拔覀円紤]產(chǎn)業(yè)高端和高端產(chǎn)業(yè),但也不能完全只看這點(diǎn)!彼麑Α吨袊侣勚芸氛f(shuō),學(xué)校調研本科專(zhuān)業(yè)設置時(shí),會(huì )考慮當地產(chǎn)業(yè)基礎和學(xué)校專(zhuān)業(yè)特點(diǎn),“我們側重產(chǎn)業(yè)鏈的某一段。比如長(cháng)三角的一些院校,會(huì )關(guān)注芯片制造的全產(chǎn)業(yè)鏈,但甘肅沒(méi)有完整的芯片產(chǎn)業(yè),我們如果做,會(huì )更側重于電子元件加工、設計這類(lèi)產(chǎn)業(yè)次高端的環(huán)節”。

 

以冶金專(zhuān)業(yè)為例,蘭資環(huán)大學(xué)更側重于生產(chǎn)工藝的改進(jìn)和升級。鄭紹忠提到,目前,學(xué)校冶金學(xué)院正研發(fā)鋁電解槽自動(dòng)換極系統,這是一種用于鋁生產(chǎn)的自動(dòng)化設備,“這雖不是產(chǎn)業(yè)最頂尖的技術(shù),但如果學(xué)生未來(lái)能改進(jìn)電解鋁的工藝,已經(jīng)很不錯了”。

 

目前正值畢業(yè)季,多位受訪(fǎng)者都提到,在產(chǎn)業(yè)發(fā)展現階段,即便是高端企業(yè),在招聘時(shí)對高職人才仍有明顯需求。鄭紹忠提到,在甘肅等資源豐富的西部地區,礦業(yè)企業(yè)眾多,是蘭資環(huán)大學(xué)畢業(yè)生的重要出路。從成本考量,這些企業(yè)在招聘一線(xiàn)生產(chǎn)工人時(shí),往往認為專(zhuān)科生足以勝任。鄭紹忠認為,對學(xué)校而言,現階段不能放棄專(zhuān)科。據介紹,蘭資環(huán)大學(xué)計劃在“十四五”期間,將本科專(zhuān)業(yè)增至約35個(gè),專(zhuān)科專(zhuān)業(yè)控制在20個(gè)以?xún)取?/p>

 

在和震看來(lái),能否辦好職業(yè)本科,與當地的經(jīng)濟發(fā)展水平密切相關(guān)!捌髽I(yè)轉型升級的需求迫切,才愿意為人才買(mǎi)單。企業(yè)盈利,政府有更多財政收入,進(jìn)而能更好地反哺職業(yè)本科發(fā)展!

 

 

當前,職業(yè)本科教育的規模正在不斷擴大。據《中國新聞周刊》了解,為迎合產(chǎn)業(yè)升級,不少院校都會(huì )設立“物聯(lián)網(wǎng)工程”“智能制造工程”“工業(yè)機器人技術(shù)”等專(zhuān)業(yè),呈現出同質(zhì)化特征?镧侨A東師范大學(xué)職業(yè)教育與成人教育研究所教授,每年都會(huì )參與職業(yè)本科院校新專(zhuān)業(yè)的審核工作。讓她擔憂(yōu)的是,許多學(xué)校申報新專(zhuān)業(yè)時(shí),并沒(méi)有充分論證市場(chǎng)需求!拔覀冄芯窟^(guò)澳大利亞、日本、德國等國家的職業(yè)教育,它們的專(zhuān)業(yè)設置并非面面俱到。國內職業(yè)本科申報專(zhuān)業(yè)時(shí),不少是將現有高職專(zhuān)業(yè)簡(jiǎn)單升級為本科專(zhuān)業(yè)!

 

“這些學(xué)校要考慮保留原有師資,這一出發(fā)點(diǎn)能理解,但不合理!笨镧赋,國內職業(yè)本科教育在專(zhuān)業(yè)設置上須更加審慎,目前尚缺乏嚴格的專(zhuān)業(yè)論證和審批機制,“想象一下,一旦學(xué)生被招進(jìn)來(lái),待了四年,發(fā)現市場(chǎng)對這一類(lèi)人才的需求并不大,再改方向的成本太高了!

 

校企合作仍需完善

 

在南工職大機械工程學(xué)院旁邊,有一棟特別的小樓,這就是北京精雕學(xué)院。它的內部幾乎與一個(gè)真實(shí)的企業(yè)車(chē)間無(wú)異,二十多臺高端數控機床排成兩列,大部分設備正在作業(yè)。機床上貼著(zhù)航空航天等行業(yè)的訂單零件圖紙,上面標注加工零件的尺寸參數。操作這些設備的,主要是學(xué)校機械工程學(xué)院的學(xué)生。

 

何延輝是南工職大機械工程學(xué)院副教授,同時(shí)擔任北京精雕學(xué)院院長(cháng)。他的辦公桌上放著(zhù)一本精密數控機床加工教材,由北京精雕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精雕集團”)主編,案例源自企業(yè)實(shí)際生產(chǎn)。校企共同承接至少100萬(wàn)元的橫向項目,也就是來(lái)自下游客戶(hù)的精密加工訂單。何延輝介紹說(shuō),如果學(xué)生感興趣,也可以申請參加橫向項目,到生產(chǎn)線(xiàn)上實(shí)習。實(shí)習可替代實(shí)訓課時(shí),“現場(chǎng)學(xué)到的知識的深度、廣度要遠超過(guò)課堂。學(xué)生實(shí)習也能拿到工資,有學(xué)生一個(gè)月拿到了4000多元”。

 

這是南工職大的一個(gè)校企合作項目。2018年,南工職大還是高職專(zhuān)科,“正處在提檔升級的關(guān)鍵時(shí)刻”。精雕集團是一家數控機床生產(chǎn)企業(yè),希望與南京最好的高職院校合作,共同培養多軸精密加工技術(shù)技能人才。合作從2020年正式開(kāi)始,去年,校企雙方續簽了第二期協(xié)議。

 

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電子商務(wù)專(zhuān)業(yè)學(xué)生在老師的指導下進(jìn)行網(wǎng)絡(luò )直播帶貨實(shí)操。圖/中新

 

產(chǎn)教融合“合而不深”“校熱企冷”,是國內職業(yè)教育發(fā)展長(cháng)期面臨的瓶頸。謝永華多次走訪(fǎng)南京當地及其周邊企業(yè),在他看來(lái),隨著(zhù)國家對職業(yè)教育重視的加深,企業(yè)參與校企合作的意愿也在不斷提升,但對于職業(yè)本科院校而言,“校企合作的(困境)沒(méi)有得到根本性的改變”,核心仍在于企業(yè)未看到明顯益處。

 

在學(xué)?磥(lái),北京精雕學(xué)院是一個(gè)“理想的校企合作項目”,因為雙方都找到了利益點(diǎn)。從學(xué)校角度看,精雕集團免費提供了最先進(jìn)的數控機床,總價(jià)值超過(guò)2000萬(wàn)元,包括11臺五軸聯(lián)動(dòng)數控機床和10臺三軸機床,并負責定期維護和升級。此外,集團南京分公司的技術(shù)工程師全部參與人才培養,每學(xué)期至少派兩名工程師,全程參與教學(xué),每年按協(xié)議完成800學(xué)時(shí)工作量,教學(xué)生如何設計編程、操作設備,并參與到理論教學(xué)和畢業(yè)設計指導。

 

精雕集團南京分公司的辦公室,就設在南職工大北京精雕學(xué)院內,與實(shí)訓車(chē)間僅一墻之隔。該公司工程部經(jīng)理任盼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fǎng)時(shí)提到,隨著(zhù)中國工業(yè)的升級轉型,高端數控機床國產(chǎn)化進(jìn)程加快,但下游客戶(hù)卻反映,買(mǎi)了設備,卻招不到足夠會(huì )用設備的員工。

 

數控機床被稱(chēng)為“工業(yè)母機”,應用在軍工、航天、航空等多個(gè)關(guān)鍵行業(yè),直接關(guān)系到國家工業(yè)制造的整體水平。目前,五軸機床代表了該領(lǐng)域的最先進(jìn)水平。何延輝回憶,六七年前,學(xué)校曾引進(jìn)一臺進(jìn)口五軸機床,沒(méi)有教師會(huì )操作,何延輝不得不外出參加培訓。鄭紹忠也坦言,目前學(xué)校新建了智能制造工程中心,也有五軸機床,“但我們的老師可能沒(méi)人能熟練操作”。他曾看到,一些地方的五軸機床,因缺乏專(zhuān)業(yè)操作人員而長(cháng)期閑置——五軸機床操作門(mén)檻高,而且價(jià)格昂貴!耙话训毒叩膬r(jià)格可達10萬(wàn)元,如果操作不當,使用一次的成本就是10萬(wàn)元!

 

任盼說(shuō),精雕集團與南工職業(yè)大學(xué)合作,可以為南京區域的客戶(hù)培養人才。武晨是機械工程學(xué)院2024屆本科畢業(yè)生,今年年初,他開(kāi)始在精雕學(xué)院車(chē)間做畢業(yè)設計。因熟練掌握了五軸機床的編程與操作,4月初,他被精雕集團推薦給一家下游制造企業(yè),并被迅速錄用。

 

謝永華提到,想要推動(dòng)校企合作,學(xué)校必須給企業(yè)讓渡一定資源。針對精雕學(xué)院,學(xué)校投入了3000平方米的實(shí)訓基地,也給精雕集團南京分公司提供了辦公場(chǎng)所。學(xué)校每年也會(huì )按規定給企業(yè)一定的服務(wù)費,前提是企業(yè)滿(mǎn)足教學(xué)、實(shí)訓等要求。

 

蘭資環(huán)大學(xué)由甘肅省政府、中國氣象局、應急管理部共建。6月初,甘肅省氣象局與鄭紹忠初步達成共識,計劃將新建的省氣象中心氣象站設在蘭資環(huán)大學(xué)的校園內。之所以能促成合作,鄭紹忠坦言,一方面,學(xué)校升格為本科后,生源、教學(xué)質(zhì)量提升,受到省氣象局關(guān)注;另一方面,學(xué)校和省氣象局都能獲益,“學(xué)校出土地和辦公場(chǎng)所,省氣象局投資建設,氣象站建成后,會(huì )與全球氣象業(yè)務(wù)網(wǎng)聯(lián)網(wǎng),全球氣象資料中會(huì )有蘭資環(huán)大學(xué)這一個(gè)點(diǎn)位”。這一合作也能反哺到學(xué)校教學(xué)中,未來(lái)學(xué)生得以分批實(shí)習,學(xué)校也可以聘請省氣象局的工程師指導實(shí)訓和上課,與老師共同做科研。

 

在天津城市職業(yè)學(xué)院舉行的一場(chǎng)養老護理職業(yè)技能競賽。圖/新華

 

2022年新修訂的《職業(yè)教育法》中,也強調了企業(yè)在職業(yè)教育中的主體作用,鼓勵企業(yè)深度參與并舉辦高質(zhì)量的職業(yè)教育。但謝永華坦言,并非所有企業(yè)都有合作的意愿,因為當前的人才市場(chǎng)是買(mǎi)方市場(chǎng),企業(yè)大多能自由招聘所需人才,沒(méi)必要非得與某一家職業(yè)院校合作。

 

多位受訪(fǎng)者也提到,校企合作的制度仍有待完善。謝永華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fǎng)時(shí)表示,雖然國家和地方政府推出了一系列促進(jìn)校企合作和產(chǎn)教融合的政策,但真正激發(fā)企業(yè)的措施并不多,“企業(yè)要看到投入校企合作后的好處,比如提供了哪些必不可少的人才,或是能享減免稅收等政策”。

 

在鄭紹忠看來(lái),核心問(wèn)題還是在于,職業(yè)院校沒(méi)有把學(xué)校辦好,專(zhuān)業(yè)定位、人才培養方案與企業(yè)的適配度不夠。以他所在的學(xué)校為例,冶金和氣象等本科專(zhuān)業(yè)的畢業(yè)生非常搶手,企業(yè)會(huì )提前來(lái)“預訂”。但并非所有專(zhuān)業(yè)都能達到這樣的水平,說(shuō)明還需要進(jìn)一步提升專(zhuān)業(yè)與企業(yè)的對接度。

 

博士能培養出高技能人才嗎?

 

“職業(yè)院校老師的技能能否匹配企業(yè)的需求,也決定了校企合作的深度!笨镧鴮Α吨袊侣勚芸分赋。職業(yè)本科的師資可能難以實(shí)現從0到1的技術(shù)創(chuàng )新,但優(yōu)勢在于,能在技術(shù)升級和迭代上發(fā)力,這關(guān)乎企業(yè)的利潤增長(cháng)!奥殬I(yè)本科的老師如果能解決企業(yè)的技術(shù)問(wèn)題,企業(yè)會(huì )更愿意與學(xué)校合作,產(chǎn)教融合和校企合作才會(huì )更長(cháng)效!彼f(shuō)。

 

但現在大多數中高職院校教師的素養,已跟不上智能制造技術(shù)技能人才培養需要。2023年全國兩會(huì )期間,全國政協(xié)委員、云南工商學(xué)院執行校長(cháng)李孝軒曾公開(kāi)表示,據不完全統計,近10年已先后有6所原本參與高水平職教師資培養的綜合性大學(xué)或地方師范院校,不再培養職教師資。

 

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院商學(xué)院老師與來(lái)自物流企業(yè)的管理人員共同為學(xué)生授課,講解電子商務(wù)物流實(shí)操要點(diǎn)。圖/中新

 

高職或獨立學(xué)院在升格為職業(yè)本科后,一個(gè)顯著(zhù)變化是加大博士學(xué)歷教師的引進(jìn)力度。2021年,教育部制定《本科層次職業(yè)教育專(zhuān)業(yè)設置管理辦法(試行)》,對師資的要求是,具有博士研究生學(xué)位專(zhuān)任教師比例不低于15%。截至2024年,深圳職業(yè)技術(shù)大學(xué)具有博士學(xué)位的專(zhuān)業(yè)教師占比高達46.19%。謝永華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fǎng)時(shí)介紹,2017年該校的博士師資不足40人,到了2024年,博士人數已超過(guò)360人。

 

對于重視動(dòng)手能力的職業(yè)院校而言,博士能否培養出更好的高技能學(xué)生?在謝永華看來(lái),博士接受了系統的科研訓練,具備更強的分析和解決問(wèn)題的能力,這在當前產(chǎn)業(yè)升級和技術(shù)迅速迭代的背景下尤為重要。學(xué)校新引進(jìn)的博士中,包括許多具有企業(yè)經(jīng)驗的雙師型教師,能彌補以往教師在實(shí)踐中的不足。他提到,南工職大近幾年的教學(xué)和科研成果,多由新引進(jìn)的博士完成,“六七年前學(xué)校的橫向科研經(jīng)費大約只有300萬(wàn)元,到了2023年,這一數字已經(jīng)增長(cháng)到了4000萬(wàn)元,80%由博士承擔”。

 

但匡瑛在調研中發(fā)現,各地職業(yè)院校的師資水平差異較大,博士學(xué)歷的教師,未必有較強的技術(shù)開(kāi)發(fā)能力,與企業(yè)一線(xiàn)的實(shí)際需求也可能存在差距,“學(xué)校需要在升本比例上達標,但不能說(shuō)明,博士學(xué)歷一定能解決問(wèn)題”。

 

匡瑛認為,為了讓博士人才發(fā)揮其潛力,職業(yè)本科可以為他們提供一個(gè)支持技術(shù)研發(fā)的生態(tài)環(huán)境。張濤是南工職大機械電子工程系老師,2011年拿到山東大學(xué)材料加工工程專(zhuān)業(yè)博士學(xué)位,先后在山東省科學(xué)院、南京經(jīng)濟技術(shù)開(kāi)發(fā)區工作,有著(zhù)8年激光制造技術(shù)項目研發(fā)經(jīng)歷,2019年11月到學(xué)校任教。他所在的辦公室門(mén)口,掛著(zhù)“技能大師工作室”的牌子,工作室由一位技能大師和數位青年博士組成。這樣的團隊在南工職大共14個(gè)。

 

張濤向《中國新聞周刊》坦言,掌握產(chǎn)業(yè)前沿技術(shù)的博士,往往能把一線(xiàn)生產(chǎn)的難題和最新技術(shù)帶到學(xué)校。他擅長(cháng)激光精密加工,這是一種先進(jìn)制造技術(shù),被廣泛用于軍工、核電站等高端領(lǐng)域。學(xué)校專(zhuān)門(mén)購置了一臺激光加工設備,由他指導學(xué)生學(xué)習操作激光焊接。他也會(huì )將自己接觸的項目進(jìn)行教學(xué)化改造,融入課堂,讓學(xué)生接觸產(chǎn)業(yè)的實(shí)際案例,培養解決實(shí)際問(wèn)題的能力。

 

蘭州資源環(huán)境職業(yè)技術(shù)大學(xué)計劃在“十四五”期間,將本科專(zhuān)業(yè)增至約35個(gè),專(zhuān)科專(zhuān)業(yè)控制在20個(gè)以?xún)。攝影/本刊記者 楊智杰

 

國內東部地區高校密集,人才資源豐富,相較之下,西部地區人才資源不足。在鄭紹忠看來(lái),職業(yè)本科引進(jìn)高層級人才,不應局限于副高以上的職稱(chēng)或是博士,應將高級技師、技術(shù)能手納入引進(jìn)方案中,這是職業(yè)本科與普通本科的顯著(zhù)差別。但他指出:“國家規定,本科院校引進(jìn)人才,依然有前述職稱(chēng)或學(xué)位的要求。目前,國內既是高級技師又是博士的人才很少,至少需要在企業(yè)一線(xiàn)工作三五年才有可能!

 

據了解,一些院校會(huì )引導博士先在企業(yè)頂崗實(shí)習半年,再跟著(zhù)學(xué)校的技能大師訓練半年,完成向雙師型教師的轉型。鄭紹忠指出,目前不少職業(yè)院校對雙師型教師的要求是“考一個(gè)初級或中級技能證書(shū)”,但他認為這遠遠不夠,尤其是一些工科專(zhuān)業(yè),老師必須要真正到企業(yè)鍛煉,“而不是為了完成考核指標,讓老師暑假待一星期或一個(gè)月”,要讓老師真正接觸一線(xiàn)生產(chǎn),跟著(zhù)工程師,作為學(xué)徒培養。

 

他坦言,目前好的高職以上的院校,多存在師生比不達標的問(wèn)題!袄硐霠顟B(tài)下,每個(gè)學(xué)院每年可以派三五名老師,去企業(yè)生產(chǎn)一線(xiàn)工作一年,掌握最新生產(chǎn)工藝,再考一個(gè)技師證。但在既有師生比的情況下,這很難實(shí)現!编嵔B忠對《中國新聞周刊》說(shuō),“如果我們的教師都能成為高級技師,培養的學(xué)生肯定完全不同!

 

一些職業(yè)本科院校也在探索對不同師資的考核標準。在南工職大,學(xué)校將老師分成四類(lèi),分別是教學(xué)主體型、科研主體型、教學(xué)建設型、實(shí)踐教學(xué)型,考核指標也各有側重。謝永華介紹說(shuō),對從事基礎研究的教師主要考查學(xué)術(shù)貢獻、理論水平和學(xué)術(shù)影響力;對從事應用研究的教師主要考查成果轉化、社會(huì )經(jīng)濟效益;對實(shí)踐能力強的教師,則考查老師接橫向項目、課程建設等能力。此外,學(xué)校突破傳統的績(jì)效分配體系,鼓勵緊缺專(zhuān)業(yè)和重點(diǎn)專(zhuān)業(yè)的高層次高水平人才申請“年薪制”、校聘教授、校聘副教授。

 

張濤與學(xué)校簽的便是“年薪制”。他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年薪制的工資通常比傳統職稱(chēng)如副教授的固定工資要高,但他需要在三年內完成一項省部級課題,發(fā)表至少三篇高質(zhì)量學(xué)術(shù)論文,至少授權一件發(fā)明專(zhuān)利,橫向項目經(jīng)費達到五六十萬(wàn)元。

 

張濤介紹,團隊幾位博士都有豐富的工作經(jīng)歷,與產(chǎn)業(yè)連接密切,更容易拿到橫向項目,目前他已完成了基本要求。如果哪個(gè)教師的項目較少,可以通過(guò)團隊合作,與其他教師共享資源和項目,共同完成培養學(xué)生的任務(wù)!斑@也是一種激勵機制,鼓勵教師積極參與項目,提升教學(xué)質(zhì)量和科研水平!

 

但謝永華坦言,相較于普通本科,職業(yè)本科院校在實(shí)踐教學(xué)設施、產(chǎn)教融合等方面的投入更高,目前學(xué)校收入主要靠學(xué)生學(xué)費、省內專(zhuān)項撥款以及國家的專(zhuān)項經(jīng)費,想要辦好職業(yè)本科,吸引人才,仍需更多支持。

 

多位受訪(fǎng)者呼吁,社會(huì )仍需扭轉對職業(yè)教育和工人的偏見(jiàn)。孫誠指出,發(fā)展職業(yè)學(xué)校教育是在完善人才的入口端,但更大的問(wèn)題在人才出口端。在中國,藍領(lǐng)工人的工資待遇、社會(huì )保障,很多時(shí)候都低于白領(lǐng)。

 

和震提到,在德國、日本,高技能人才在勞動(dòng)力隊伍中的占比達30%—40%,“這意味著(zhù)絕大多數工人都能評上‘高級職稱(chēng)’,在社會(huì )地位和待遇方面得到認可”。在中國,高技能人才的占比不到10%。多位受訪(fǎng)者稱(chēng),只有整個(gè)社會(huì )形成尊重工匠的氛圍,拓寬、修通一線(xiàn)勞動(dòng)者的職業(yè)上升通道,才能與職業(yè)教育的發(fā)展形成良性互動(dòng),促進(jìn)后者不斷升級。

 

發(fā)于2024.7.1總第1146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雜志標題:職業(yè)本科:如何培養高技能人才?

記者:楊智杰

編輯:杜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