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讀

為什么中國人這么愛(ài)防曬?

敏敏 閆梓萌  2024-06-27 13:10:24

用毯子從頭蓋到腳,還給已經(jīng)被遮住的眼睛加了一副太陽(yáng)鏡……

 

如果不說(shuō),很難想象出這位朋友正在游艇上度假,她的木乃伊式防曬也引起了網(wǎng)友的熱議和調侃,有網(wǎng)友表示“一生愛(ài)防曬的中國人,果然沒(méi)錯”。

 

在防曬這件事上,中國人可能就沒(méi)輸過(guò),哪怕只外出十分鐘,很多人也是防曬衣、遮陽(yáng)帽、太陽(yáng)鏡、防曬手套等配備齊全的。

 

圖源:小紅書(shū)@普通iris,已獲授權

 

不過(guò),帶著(zhù)我們常規防曬操作的朋友們去到一些歐美國家之后發(fā)現,當地人幾乎沒(méi)有任何防曬裝備,全副武裝的自己成了“異類(lèi)”。

 

一些國外的網(wǎng)友也在社交媒體上提問(wèn):為什么夏天一到,旅游景點(diǎn)的亞洲人就喜歡在樹(shù)蔭下扎堆?

 

不同的日曬與防曬

 

我們更注重防曬的“嚴密”程度,其實(shí)不無(wú)道理。

 

一個(gè)重要原因就是,我們的日曬程度,和歐美大多數國家不同。

 

以國際常用的計量標準——紫外線(xiàn)指數,來(lái)劃分世界上不同區域的日曬強度的話(huà),世界上大多數區域,包括中國,紫外線(xiàn)指數峰值都達到了11+。而加拿大,以及除了南歐個(gè)別國家的歐洲地區,紫外線(xiàn)指數峰值則更低,大概在5~10之間。

 

紫外線(xiàn)指數地圖|圖源:參考資料[2]

 

這是什么概念呢?

 

世界衛生組織對不同紫外線(xiàn)指數的定義是:紫外線(xiàn)指數在3~5、6~7、8~10之間時(shí),若在無(wú)保護的情況下暴露于陽(yáng)光中,會(huì )有較輕、很大、極高的風(fēng)險。對于這三種程度的日曬,世界衛生組織給的防護建議是:佩戴太陽(yáng)鏡、帽子,使用SPF(防曬系數)大于等于15的防曬霜。

 

對于紫外線(xiàn)指數大于11的地區,其描述則是:暴露于陽(yáng)光中極其危險。給的防護建議也更多更長(cháng):采取所有的保護措施包括佩戴太陽(yáng)鏡使用防曬霜,用長(cháng)袖寬松襯衫和褲子保護皮膚,穿戴寬檐帽子,從太陽(yáng)正午前兩小時(shí)到之后三小時(shí)間躲避陽(yáng)光。

 

這么看,我們總愛(ài)裹得嚴嚴實(shí)實(shí),做得還挺對。

 

紫外線(xiàn)指數這一計量單位,雖然比較常見(jiàn),但也有學(xué)者指出,這一單位過(guò)于籠統,無(wú)法突出更細微的差距。于是,便出現了用色度卡數值衡量紫外線(xiàn)指數的方法:

 

用色度卡表示的紫外線(xiàn)指數地圖|圖源:參考資料[2]

 

從圖中可以看出,整個(gè)加拿大幾乎都處在色度值6~10的區域,歐洲除了南歐個(gè)別國家,整體數值也都沒(méi)有超過(guò)10的。藍藍的顏色,看著(zhù)就讓人覺(jué)得很涼爽。

 

我們國家的數值,則在10~18之間。其中,西南地區的紫外線(xiàn)指數最高,甚至超過(guò)了非洲大部分地區?磥(lái),大家有時(shí)開(kāi)玩笑說(shuō)的“回非洲避暑”,也不是沒(méi)有科學(xué)道理。

 

我們的日曬程度決定了我們的防曬措施必須到位。

 

防曬霜是要涂的,但防曬霜效果如何難以確定,而且為了保證這難以捉摸的防曬效果,還得隔段時(shí)間就補涂一次,還得涂夠量……綜合考慮之下,還是得靠物理防曬,遮陽(yáng)帽、防曬衣、太陽(yáng)鏡等,通通安排起來(lái)!

 

甚至在沒(méi)有防曬霜的時(shí)代,我們也在努力防曬,比如晉代《古今注》里就提到了“藤席為之,骨鞔以繒”的席帽。

 

席帽|圖源:參考資料[8]

 

所以,哪怕是到了紫外線(xiàn)不那么強的區域,我們也會(huì )把自己裹得嚴嚴實(shí)實(shí),避免被曬到,這大概是我們刻在DNA里的習慣吧。

 

那么,大喇喇地走在陽(yáng)光底下的歐美人,真就不怕曬嗎?

 

當然不是,他們也是做防曬的,只是更習慣涂防曬霜,且相比于防曬黑,他們更注重防曬傷。準確地說(shuō),他們根本不怕被曬黑,甚至還覺(jué)得自己曬得不夠黑,需要用曬黑油加把火。

 

我們在國外購物平臺上隨機打開(kāi)一個(gè)周銷(xiāo)量上千的曬黑油,可以看到,商品介紹頁(yè)的第一條就寫(xiě)著(zhù):“防曬系數15的深色曬黑油。對于喜歡呈現金棕色肌膚,同時(shí)希望皮膚得到滋養、柔滑和保護的人來(lái)說(shuō),我們的深色曬黑油完美無(wú)瑕!”

 

也就是說(shuō),他們更喜歡兼顧防曬傷和曬黑功能的產(chǎn)品。在一些推薦曬黑油產(chǎn)品的網(wǎng)頁(yè)里,博主們也都會(huì )提醒大家記得看產(chǎn)品的防曬系數。

 

面對火辣辣的陽(yáng)光,還是要做一些防護的。

 

不同的膚色審美

 

除了不同的日曬情況,還有另一個(gè)重要的原因影響著(zhù)我們的防曬行為,就是我們對不同膚色的審美與追求。

 

傳統來(lái)講,我國以及其他東亞國家,都是以膚白為美。我國最早的詩(shī)歌總集《詩(shī)經(jīng)》里就有詩(shī)句夸贊女性為“膚如凝脂,手若柔荑”,來(lái)稱(chēng)贊女性肌膚的潔白與柔軟,民間也有“一白遮百丑”的說(shuō)法。

 

一直到現在,白皙的皮膚也是許多人追求的審美標準。

 

在社交平臺上,有成千上萬(wàn)的帖子,分享變白經(jīng)驗,測評美白產(chǎn)品等。國內的購物平臺也風(fēng)行各種美白產(chǎn)品,除了美白功能外,產(chǎn)品介紹頁(yè)面還會(huì )提到抗暗黃、抗暗沉、抗干燥粗糙等功能,引導大眾將白皙的皮膚與年輕、健康、氣色好等概念聯(lián)系起來(lái)。

 

近年的亞洲也不乏對黑皮膚的審美。

 

比如上世紀末在日本興起的澀谷辣妹風(fēng)格,女孩子們用深色粉底和其他妝容形成鮮明對比,以此表達對傳統審美的反叛。我國也一直有女生走黑皮路線(xiàn),有人把這視為一種健康、自由的膚色,以此來(lái)表達對白幼瘦審美的拒絕以及對自己的接納。

 

但總體上,還是追求皮膚白皙的人更多。

 

歐美早期也是以白為美的。

 

在中世紀的歐洲,白皮膚是引領(lǐng)時(shí)尚的潮流。那時(shí)的歐洲人認為,皮膚白表明這個(gè)人不需要戶(hù)外工作或從事任何園藝勞動(dòng)。那時(shí)的人為了美白也很拼,有的人會(huì )通過(guò)放血,來(lái)讓自己看起來(lái)面色蒼白,或者是將通常有毒的含鉛化妝品直接涂抹在皮膚上。

 

到了1923年,時(shí)尚先鋒可可·香奈兒去度了個(gè)假,曬得黑黑亮亮的回來(lái)了,可可·香奈兒的同款膚色逐漸引起人們效仿。于是,遵循傳統防曬的人,和希望多曬曬太陽(yáng)追趕潮流的人,在20世紀20年代的歐洲海灘上同時(shí)出現。

 

彼時(shí)相關(guān)的畫(huà)作顯示,海灘上有一些撐著(zhù)遮陽(yáng)傘的女子,但叉著(zhù)腰直面太陽(yáng)的人也不少。

 

圖源:參考資料[7]

 

時(shí)尚雜志也敏銳地察覺(jué)到了這一審美變化,越來(lái)越積極地在雜志里宣傳曬黑的審美潮流。

 

歐美的美黑潮就此開(kāi)始,并一直持續到今天。

 

時(shí)尚雜志在不同年份宣傳美黑的次數|圖源:參考資料[7]

 

在歐美某化妝品相關(guān)商業(yè)網(wǎng)站,有一篇題為“為什么曬黑的皮膚更好看?”的文章,里面提到:“曬黑的積極效果主要在于,它能提供均勻的光反射,形成連續的光影交錯,與白皮膚形成鮮明對比,后者常常伴隨色素差異和明暗的銳利變化!

 

在另一個(gè)美黑產(chǎn)品的廣告介紹頁(yè),商家也宣稱(chēng)“曬黑一些的膚色能夠均勻膚色,遮蓋皮膚瑕疵,還可以令衣服顏色更好看”。

 

圖源:參考資料[6]

 

商家還做了一張黑白膚色對比圖,不過(guò),感覺(jué)左右兩邊都挺好看,可能審美就是個(gè)仁者見(jiàn)仁,智者見(jiàn)智的事吧。

 

因為不同的審美風(fēng)向,我們在各種防曬美白的時(shí)候,歐美人也為變黑也做出了許多瘋狂的努力。除了曬黑油和日光浴,在室內的時(shí)間他們也不放過(guò),用各種紫外線(xiàn)照射工具照射自己,使自己室內變黑。

 

1930年荷蘭的日光燈|圖源:Beeldbank Stadsarchief Amsterdam

 

但過(guò)度的紫外線(xiàn)照射會(huì )損傷皮膚。

 

據美國皮膚科學(xué)會(huì )統計,2013~2018年,全球青少年因室內美黑的患病率為6.5%,成年人為10.4%。美國部分州頒布法令以禁止室內美黑等不健康的美黑行為,有關(guān)健康皮膚的信息也越來(lái)越普及,近年來(lái)室內美黑的患病率有所下降,但在美國仍有大約780萬(wàn)成年人還在進(jìn)行室內美黑。

 

咱就是說(shuō),防曬黑也好,想要曬黑也好,都是大家對美的自由選擇,但在追求美的同時(shí)也要注意安全。

 

健康的,就是最美麗的。

 

參考資料:

[1]Drissi, M., Carr, E., & Housewright, C. (2021). Sunscreen: a brief walk through history. Proceedings (Baylor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35(1), 121–123. https://doi.org/10.1080/08998280.2021.1966602

[2]Liley, J. B., & McKenzie, R. L. (2006). Where on Earth has the highest UV? National Institute of Water and Atmospheric Research (NIWA), Lauder, Central Otago, New Zealand.

[3]Shoemaker, M. L., Berkowitz, Z., & Watson, M. (2017). Intentional outdoor tann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Results from the 2015 Summer ConsumerStyles survey. Preventive medicine, 101, 137–141. https://doi.org/10.1016/j.ypmed.2017.06.003

[4]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Association: Indoor Tanning

[5]Perfect Blue: Why we look better tanned

[6]Tropicoco: Best Spray Tan For Pale Skin

[7]Martin, J. M., Ghaferi, J. M., Cummins, D. L., Mamelak, A. J., Schmults, C. D., Parikh, M., Speyer, L. A., Chuang, A., Richardson, H. V., Stein, D., & Liégeois, N. J. (2009). Changes in skin tanning attitudes. Fashion articles and advertisements in the early 20th century.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99(12), 2140–2146. https://doi.org/10.2105/AJPH.2008.144352

[8]博物館|看展覽:古代防曬指南

頭圖圖源:小紅書(shū)@普通iris,已獲授權

 

作者:敏敏 閆梓萌

編輯:田納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