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huì )

解碼新一輪黨和國家機構改革 新組建五個(gè)“中字頭”機構

張馨予  2023-03-22 13:56:00

3月16日晚間,新一輪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揭曉。

 

根據方案,黨中央新組建了五個(gè)機構,包括中央金融委員會(huì )、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huì )、中央科技委員會(huì )、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和中央港澳工作辦公室。國務(wù)院機構改革共有13項舉措,重大變化包括重新組建科學(xué)技術(shù)部和金融監管體系的改革。此外,全國人大組建了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代表工作委員會(huì ),全國政協(xié)界別設置進(jìn)行了優(yōu)化整合,并新增“環(huán)境資源界”。

 

中國行政管理學(xué)會(huì )研究員沈榮華曾參與2008年的大部制改革方案的設計和2013年國務(wù)院機構改革的前期調研,他對《中國新聞周刊》說(shuō),這一輪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的重大舉措,是對2018年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繼續和完善,是推進(jìn)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又一次集中行動(dòng)。

 

加強黨的全面領(lǐng)導

 

這一輪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詳細內容披露后,五個(gè)新組建的“中字頭”機構引發(fā)外界高度關(guān)注。

 

沈榮華指出,從其組建目的來(lái)看,主要是為了加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lǐng)導,健全黨對重大工作的領(lǐng)導體制機制。這也是本輪改革的突出特點(diǎn)。

 

“2018年的機構改革,已經(jīng)搭建了‘加強黨的全面領(lǐng)導’的整體框架和體系,并在很多部門(mén)和領(lǐng)域進(jìn)行了機構調整和改革。這輪改革是上一輪改革的延續,以上一輪改革的思路和框架為基礎,聚焦金融、科技、社會(huì )工作、港澳事務(wù)等幾個(gè)重點(diǎn)領(lǐng)域,進(jìn)一步完善黨的全面領(lǐng)導的體制機制!鼻迦A大學(xué)公共管理學(xué)院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主席、蘇世民書(shū)院院長(cháng)薛瀾對《中國新聞周刊》說(shuō)。

 

以中央港澳工作辦公室來(lái)說(shuō),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里,黨和政府負責領(lǐng)導港澳工作的議事協(xié)調機構是2003年由中央港澳小組改組的中央港澳工作協(xié)調小組,國務(wù)院港澳事務(wù)辦公室承擔其具體事務(wù)。2020年,因局勢所需,中央港澳工作協(xié)調小組升格為中央港澳工作領(lǐng)導小組。

 

中央港澳工作辦公室是在國務(wù)院港澳事務(wù)辦公室基礎上組建的。根據方案,中央港澳工作辦公室承擔在貫徹“一國兩制”方針、落實(shí)中央全面管治權、依法治港治澳、維護國家安全、保障民生福祉、支持港澳融入國家發(fā)展大局等方面的調查研究、統籌協(xié)調、督促落實(shí)職責,保留國務(wù)院港澳事務(wù)辦公室牌子,不再保留單設的國務(wù)院港澳事務(wù)辦公室。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xué)院)教授汪玉凱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原來(lái)的中央港澳工作協(xié)調小組是跨黨政的,在當前港澳的新形勢下,將港澳辦列入黨中央機構序列,體現出加強黨中央對港澳工作的集中統一領(lǐng)導。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港澳工作辦公室是黨中央辦事機構。另外,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huì )是黨中央派出機關(guān),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是黨中央職能部門(mén)。這三者都是黨的工作機關(guān)。而中央金融委員會(huì )和中央科技委員會(huì )是黨中央決策議事協(xié)調機構。沈榮華解釋說(shuō),黨中央決策議事協(xié)調機構主要負責相關(guān)重大工作的頂層設計、統籌協(xié)調、整體推進(jìn)、督促落實(shí),加強黨中央對重大工作的集中統一領(lǐng)導。

 

根據《中國共產(chǎn)黨中央委員會(huì )工作條例》,按照黨中央決策部署和中央委員會(huì )總書(shū)記指示要求,黨中央決策議事協(xié)調機構召開(kāi)會(huì )議,研究決定、部署協(xié)調相關(guān)領(lǐng)域重大工作。

 

目前,黨中央決策議事協(xié)調機構還包括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huì )、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huì )、中央審計委員會(huì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huì )、中央網(wǎng)絡(luò )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huì )等。

 

“改革組合拳”

 

金融監管領(lǐng)域是這一次改革力度最大的領(lǐng)域之一,“加強黨的全面領(lǐng)導”作為本次改革的突出特點(diǎn),在該領(lǐng)域有明顯的體現。

 

3月7日揭曉的國務(wù)院機構改革方案指出,將組建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作為國務(wù)院直屬機構,統一負責除證券業(yè)之外的金融業(yè)監管。

 

中國法學(xué)會(huì )立法學(xué)研究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天津大學(xué)國家制度與國家治理研究院副院長(cháng)熊文釗對《中國新聞周刊》說(shuō),2009年他曾建議成立金融監管委員會(huì ),形成一個(gè)“大部門(mén)體制金融監管機構”,實(shí)現“混業(yè)監管+分業(yè)監管”,而2018年銀保監會(huì )合并就是向著(zhù)這個(gè)方向改革。

 

熊文釗指出,這輪改革更進(jìn)一步,不僅組建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加強綜合監管,并且設立了中央金融委員會(huì ),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lǐng)導。

 

根據方案,中央金融委員會(huì )負責金融穩定和發(fā)展的頂層設計、統籌協(xié)調、整體推進(jìn)、督促落實(shí),研究審議金融領(lǐng)域重大政策、重大問(wèn)題等。此外,設立中央金融委員會(huì )辦公室,作為中央金融委員會(huì )的辦事機構,列入黨中央機構序列。

 

另外,這輪改革還設立了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huì ),統一領(lǐng)導金融系統黨的工作,指導金融系統黨的政治建設、思想建設、組織建設、作風(fēng)建設、紀律建設等,同中央金融委員會(huì )辦公室合署辦公。

 

汪玉凱說(shuō),金融系統黨的建設等職責原本劃歸中央和國家機關(guān)工作委員會(huì )管理,現在則劃歸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huì )管理。整體來(lái)看,中央金融委員會(huì )負責金融領(lǐng)域的重大決策,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和證監會(huì )負責金融領(lǐng)域的監管,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huì )負責金融系統的黨建工作,“三管齊下,這是一套改革組合拳”。

 

金融監管領(lǐng)域出現“改革組合拳”的背景,薛瀾指出,一方面是數字技術(shù)和金融創(chuàng )新使得現代金融體系非常復雜,給金融監管帶來(lái)很大挑戰;另一方面,前些年我國也出現了類(lèi)似P2P爆雷等影響金融體系穩定的各類(lèi)事件。同時(sh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近期也強調要破除“金融精英論”“唯金錢(qián)論”“西方看齊論”等錯誤思想。

 

薛瀾認為,金融監管體系的改革正是因為看到了金融體系的雙重性,一方面金融體系對實(shí)體經(jīng)濟起到了關(guān)鍵的支撐作用,另一方面金融體系也存在著(zhù)出現重大風(fēng)險的可能。所以此輪改革措施從外到內,從宏觀(guān)到微觀(guān),全面地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領(lǐng)導,大大加強金融系統內部的黨建工作,期望以此來(lái)防范和化解重大金融風(fēng)險。

 

黨政聯(lián)動(dòng)

 

在“加強黨的全面領(lǐng)導”的基礎上,汪玉凱表示,這次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另一個(gè)特點(diǎn)是黨政聯(lián)動(dòng)。

 

汪玉凱指出,對于重大事務(wù),過(guò)去一般要么是由黨中央來(lái)管,要么是由國務(wù)院來(lái)管,但現在在金融領(lǐng)域、科技領(lǐng)域、社會(huì )工作領(lǐng)域等領(lǐng)域,幾乎都是黨政聯(lián)動(dòng),既有黨的參與,也有政府的參與。

 

以科技領(lǐng)域的改革為例,根據方案,中央科技委員會(huì )統籌推進(jìn)國家創(chuàng )新體系建設和科技體制改革,研究審議國家科技發(fā)展重大戰略、重大規劃、重大政策,統籌解決科技領(lǐng)域戰略性、方向性、全局性重大問(wèn)題,研究確定國家戰略科技任務(wù)和重大科研項目,統籌布局國家實(shí)驗室等戰略科技力量,統籌協(xié)調軍民科技融合發(fā)展等,科技部則是中央科技委員會(huì )的辦事機構。

 

汪玉凱表示,中央科技委員會(huì )負責科技領(lǐng)域重大戰略方針政策的制定,科技部負責執行中央科技委員會(huì )的重大決策,這體現了黨政聯(lián)動(dòng)的特點(diǎn)。

 

在薛瀾看來(lái),組建中央科技委員會(huì ),能夠讓科技部未來(lái)更加聚焦宏觀(guān)戰略問(wèn)題,更加有效地協(xié)調各類(lèi)資源,更有力地構建新型舉國體制來(lái)破解卡脖子難題!翱萍疾孔鳛閲鴦(wù)院的一個(gè)組成部門(mén),在一些重大政策和資源統籌方面與其它部門(mén)協(xié)調可能會(huì )有一些難處,F在有中央科技委員會(huì ),能夠加大資源的統籌協(xié)調力度,這些問(wèn)題就能更容易得到解決!彼f(shuō)。

 

著(zhù)力完善體制機制

 

多位受訪(fǎng)專(zhuān)家指出,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的組建是這次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一個(gè)重大變化。這也體現出本輪改革著(zhù)力完善體制機制的特點(diǎn)。

 

此前,黨中央職能部門(mén)已有中央組織部、中央宣傳部、中央統戰部、中央政法委、中央對外聯(lián)絡(luò )部等,現在新增了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這一黨中央職能部門(mén)。

 

汪玉凱指出,這體現了黨中央認為需要在社會(huì )建設領(lǐng)域,尤其是基層治理方面,加強黨的集中統一領(lǐng)導,防范社會(huì )風(fēng)險。薛瀾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過(guò)去幾年,地方已經(jīng)有一些類(lèi)似嘗試,比如北京市、上海市、廣東省等省市都有地方黨委的社會(huì )工作委員會(huì ),現在社會(huì )建設方面的工作更加受到關(guān)注,在中央層面也把社會(huì )工作職責整合在一起,組建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

 

沈榮華分析,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的職能主要分為五個(gè)方面。

 

首先是統籌指導人民信訪(fǎng)工作。方案指出,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統一領(lǐng)導國家信訪(fǎng)局,國家信訪(fǎng)局由國務(wù)院辦公廳管理的國家局調整為國務(wù)院直屬機構。薛瀾指出,信訪(fǎng)工作是黨的群眾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了解社情民意的重要窗口,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統一領(lǐng)導國家信訪(fǎng)局,使信訪(fǎng)工作得到進(jìn)一步強化,也為黨政部門(mén)在社會(huì )建設領(lǐng)域優(yōu)化決策提供信息參考。

 

基層是群眾信訪(fǎng)的源頭,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的另一項重要職能是統籌推進(jìn)黨建引領(lǐng)基層治理和基層政權建設。汪玉凱說(shuō),過(guò)去這項職能由民政部負責,但隨著(zhù)基層治理和基層政權建設的重要性越來(lái)越凸顯,并且量大面廣、影響巨大,因此改由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負責。

 

另外,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的職能還包括統一領(lǐng)導全國性行業(yè)協(xié)會(huì )商會(huì )黨的工作,協(xié)調推動(dòng)行業(yè)協(xié)會(huì )商會(huì )深化改革和轉型發(fā)展。

 

指導混合所有制企業(yè)、非公有制企業(yè)和新經(jīng)濟組織、新社會(huì )組織、新就業(yè)群體黨建工作也成為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的職能。薛瀾指出,事實(shí)上,這些職能已經(jīng)超越了公共部門(mén)和機構的范疇,涉及的面很廣,情況很復雜,現在由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統一負責,可以緩解這方面的問(wèn)題,職能也更加匹配。

 

除此之外,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的職能還包括指導社會(huì )工作人才隊伍建設。

 

此前,這些職能的管理分散在民政部、國資委、中央和國家機關(guān)工委、中央文明辦等機構,“存在職責分散交叉、工作重復或缺位、協(xié)同聯(lián)動(dòng)不夠,缺乏統籌協(xié)調等問(wèn)題”。 沈榮華認為,在此背景下,組建社會(huì )工作部作為黨中央的一個(gè)職能部門(mén),健全了黨的機構設置,強化了歸口協(xié)調職能,更好的統籌協(xié)調社會(huì )領(lǐng)域工作。這樣更有利于加強黨對社會(huì )工作的統一領(lǐng)導,統籌協(xié)調社會(huì )領(lǐng)域黨的工作和黨建工作,形成工作合力,也有利于發(fā)揮其他機構和社會(huì )組織的作用,推進(jìn)社會(huì )領(lǐng)域的綜合治理、依法治理和源頭治理。

 

既統籌推進(jìn)、又因地制宜

 

沈榮華指出,本輪黨和國家機構改革還具有全面統籌推進(jìn)的特點(diǎn)。從涉及范圍來(lái)看,改革涉及黨、人大、政府、政協(xié)、社會(huì )組織等,涉及了機構職能、體制機制,編制資源管理等方面,“從各個(gè)層面統籌,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全國人大的機構改革方面,組建了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代表工作委員會(huì ),負責全國人大代表名額分配、資格審查、聯(lián)絡(luò )服務(wù)有關(guān)工作,指導協(xié)調代表集中視察、專(zhuān)題調研、聯(lián)系群眾有關(guān)工作,統籌管理全國人大代表議案建議工作,負責全國人大代表履職監督管理,統籌全國人大代表學(xué)習培訓工作,指導省級人大常委會(huì )代表工作等,承擔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huì )的具體工作。

 

全國政協(xié)機構改革則是優(yōu)化界別設置。根據《說(shuō)明》,具體包括全國政協(xié)界別增設“環(huán)境資源界”;將“中國共產(chǎn)主義青年團”和“中華全國青年聯(lián)合會(huì )”界別整合,設立“中國共產(chǎn)主義青年團和中華全國青年聯(lián)合會(huì )”界別;優(yōu)化“特別邀請人士”界別委員構成。

 

汪玉凱指出,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xié)的兩項改革,都體現了問(wèn)題導向,即圍繞履職過(guò)程中面臨的問(wèn)題,為了讓工作更好地開(kāi)展所作出的調整。

 

另外,在3月7日揭曉的國務(wù)院機構改革方案中,“中央和國家機關(guān)各部門(mén)人員編制統一按照5%的比例進(jìn)行精減”的內容受到廣泛關(guān)注。

 

最新公布的方案對這項改革內容給了更詳細的說(shuō)明:地方黨政機關(guān)人員編制精減工作,由各。ㄗ灾螀^、直轄市)黨委結合實(shí)際研究確定?h、鄉兩級不作精減要求。

 

沈榮華說(shuō),這體現出本輪改革的另一個(gè)亮點(diǎn),即因地制宜推進(jìn)地方機構改革,“我國是一個(gè)大國,設有5級黨政機構,各地方各層級情況千差萬(wàn)別。這輪機構改革從實(shí)際出發(fā),因地制宜推進(jìn)地方改革,除對一些領(lǐng)域機構職責有統一要求外,其他領(lǐng)域機構職責的調整則由地方各級結合實(shí)際進(jìn)行,既有‘規定動(dòng)作’,也有‘自選動(dòng)作’,不搞‘一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