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這里是最“中國”的省份

倪偉  2024-06-28 13:00:18

在山西,有很多令人內心震顫的時(shí)刻。

 

比如,鄉道旁的土坡上,突現一塊殘破的碑,刻著(zhù)“李濟先生發(fā)掘西陰遺址紀念碑”。它突兀地立在麥田和桃林之間,周邊不見(jiàn)任何與考古發(fā)掘有關(guān)的跡象,甚至生活在村里的百姓也說(shuō)不清楚李濟是誰(shuí),去向何處。而這里,運城夏縣西陰村,正是中國人獨立開(kāi)展現代考古的起點(diǎn)。往后的殷墟、二里頭、三星堆乃至兵馬俑、馬王堆等考古發(fā)現都能追溯到這個(gè)源頭,李濟正是“中國現代考古學(xué)之父”。

 

比如,廣闊無(wú)垠的麥地里,刨出了兩塊規整的方形土坑,農民們在坑里小心地挖土。戴著(zhù)眼鏡的專(zhuān)家和學(xué)生蹲在一旁刮地,不知道在仔細辨認著(zhù)什么。臨汾襄汾縣的陶寺遺址,已經(jīng)持續發(fā)掘了近半個(gè)世紀,每年的發(fā)掘結束后,土地會(huì )重新回填成莊稼地,仿佛什么都不曾發(fā)生。而這里在四千年前曾是黃河流域最大的都邑,在那個(gè)還沒(méi)有系統性文字也沒(méi)有青銅器的久遠年代,這里已經(jīng)誕生了龍圖騰和禮樂(lè )制度,中原文化成為中華文化的核心,正是從這里萌芽的。

 

山西悠久的歷史文化,往往就是這樣,無(wú)處不在又無(wú)跡可尋。

 

山西是中國國保單位最多的省份,中國早期古建的絕大多數都在山西,所以近百年前梁思成與林徽因在山西走出的“梁林路”足以成為中國建筑史的底稿。而山西又是中原文化起源地之一,麥田和荒原之下埋藏著(zhù)陶寺、東下馮、西吳壁、碧村等史前遺址。綴連起來(lái),則是另一部未見(jiàn)于文字的輝煌的上古中國史。

 

當然,更不用說(shuō)應縣木塔的直沖霄漢、云岡石窟的巨物震撼、佛光寺的唐風(fēng)浩蕩、永樂(lè )宮的線(xiàn)條盛宴、飛虹塔的琉璃璀璨等,個(gè)個(gè)都是一眼千年,美不勝收。隨便踏進(jìn)山西的一個(gè)縣,總能找到絕版的建筑、彩塑或壁畫(huà)。如今在社交網(wǎng)絡(luò )上,山西正成為一個(gè)熱度逐漸上升的標簽,曾經(jīng)小眾的訪(fǎng)古愛(ài)好者群體,正將山西那些藏之深山的文物古跡“發(fā)掘”出來(lái)。

 

多年前,山西的文物保護飽受詬病。如今山西省文物部門(mén)加以整改,大批曾拒絕拍攝的古跡放下神秘姿態(tài),敞開(kāi)大門(mén)。關(guān)注也是一種保護。山西的絕美應當更加底氣十足,不必羞答答。

 

發(fā)于2024.6.24總第1145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雜志標題:歷史在這里,無(wú)處不在又不露痕跡

記者:倪偉

編輯:黃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