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伊戰20年:華盛頓“已經(jīng)錯得太多”

曹然  2023-03-22 14:01:10

2023年3月,美國入侵伊拉克二十周年之際,美國新聞網(wǎng)站Axios和民調機構益普索聯(lián)合進(jìn)行的最新民調顯示,61%的美國人認為當年的政府沒(méi)有作出正確的決定。

 

20年前,憑借美國政府關(guān)于“恐怖主義”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造勢,2003年2月的皮尤民調顯示:66%的民眾希望對薩達姆統治下的伊拉克采取軍事行動(dòng)。3月19日,炸彈在巴格達落下;次日,美軍對伊拉克展開(kāi)地面入侵。

 

 

 

3月18日,美國首都華盛頓,反戰人士在白宮前參加集會(huì )。圖/視覺(jué)中國

 

不到兩個(gè)月,時(shí)任美國總統小布什宣布在伊拉克的主要作戰行動(dòng)結束。但美軍直到2011年才全面撤軍。八年時(shí)間里,先后有一百萬(wàn)美軍在伊拉克服役,美國財政耗資8000億美元,4500名美國人和10萬(wàn)多名伊拉克人在沖突中喪生。而伊拉克的沖突和悲劇遠未結束,經(jīng)歷漫長(cháng)的抵抗“伊斯蘭國”(IS)戰爭后,2019年10月重現的沖突和動(dòng)蕩局勢又持續至今。

 

美國為何在中東決策失?后薩達姆時(shí)代的伊拉克如何淪為“失敗國家”?疊加烏克蘭危機升級一周年的因素,西方政策界、戰略界對此頗多反思。被視為美軍在伊拉克“震懾”戰略提出者的美國海軍戰爭學(xué)院前高級教授、大西洋理事會(huì )高級顧問(wèn)烏爾曼坦言,華盛頓“已經(jīng)錯得太多”。

 

查塔姆研究所伊拉克倡議主任曼蘇爾指出,20年前以“反恐”為主導的美國戰略認為,用武力推動(dòng)政權更迭和民主化,可以將“反美政權”轉化為穩固的盟友。對薩達姆政府的顛覆從克林頓時(shí)代就已開(kāi)始,2003年只是“一個(gè)機會(huì )”,“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則是“將機會(huì )推銷(xiāo)出去的方法”。

 

進(jìn)入巴格達后,沒(méi)有中東政策背景的美國人和一群“幾十年不曾回國”的政治流亡者組建了新政權。分析人士指出,新政府連犯三項戰略錯誤:解散舊軍隊,將數十萬(wàn)全副武裝的士兵送上街頭;解雇4萬(wàn)多名前政府雇員和復興黨人,讓伊拉克失去絕大多數教師、醫生等專(zhuān)業(yè)人士,缺乏能力的新機構很快陷入低效和腐;通過(guò)教派和族群重新劃分勢力范圍并爭取選票,宗教矛盾迅速激化。2006年遜尼派極端分子摧毀薩邁拉的什葉派圣地時(shí),薩達姆甚至尚未被處決。

 

從2005年到2021年,伊拉克大選的投票率逐次下降。極端遜尼派武裝重回山林,其中一部分演變?yōu)橹两裎:χ袞|及非洲的IS恐怖組織。一些什葉派人士則尋求來(lái)自伊朗的支持,伊拉克逐漸成為伊朗與西方勢力明爭暗斗的舞臺。暗殺、爆炸在巴格達頻發(fā),政客們躲進(jìn)“綠區”,民眾走上街頭。2019年底最大規模的抗議造成數萬(wàn)人傷亡,多位示威者表示:“導致這場(chǎng)游行的就是16年前坐著(zhù)美國坦克進(jìn)入巴格達的人——那些無(wú)能、怯懦而腐敗的政客!

 

卡耐基和平基金會(huì )高級研究員奧罕揚指出,從特朗普到拜登,“新一代”美國領(lǐng)導人逐漸意識到,直接介入沖突不是大國戰略的可行選擇。然而,僅僅反思到這一步,是否足夠?烏爾曼認為,自冷戰結束以來(lái),美國一直缺乏清晰的長(cháng)期戰略,無(wú)論是本世紀初入侵阿富汗、入侵伊拉克,還是如今未能緩解中東歐緊張局勢、未能阻止烏克蘭危機升級,外因不同,但內因都與華盛頓的戰略盲目相關(guān)。

 

2011年,時(shí)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宣布實(shí)現從伊拉克全面撤軍,但其高級幕僚指出,其真實(shí)目的是美國希望將精力集中到亞太地區上。十年后,相似的一幕在阿富汗重演,拜登未與盟友達成共識就單方面確定撤軍進(jìn)程。烏爾曼說(shuō),這些看似“反思”的決策其實(shí)也是盲動(dòng),“讓中東各國和歐洲盟友震驚,同時(shí)讓亞洲盟友感到恐懼!

 

不幸的是,盲動(dòng)的政治基礎至今并沒(méi)有改變。上世紀90年代中葉以來(lái),美國政治逐漸走向極化和兩黨對立;與此同時(shí),“國外沒(méi)有選票”的傳統選戰觀(guān)念被打破,越來(lái)越多的政客通過(guò)“反恐”和“威脅論”招徠支持者,數據顯示國會(huì )對政府外交政策的干預急劇增加,職業(yè)外交官和戰略制訂者逐漸邊緣化。

 

分析人士擔憂(yōu),美國的戰略盲動(dòng),作用于阿富汗、伊拉克,造就了地區動(dòng)蕩局勢;如果作用于大國關(guān)系,將會(huì )產(chǎn)生怎樣嚴重的后果?“我最害怕的是,世界主要國家都以極化而非戰略的思維步入新時(shí)代!睘鯛柭f(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