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以色列面臨又一場(chǎng)大戰?

朱兆一  2024-06-26 14:54:49

近日,針對以色列在黎巴嫩南部發(fā)動(dòng)無(wú)人機襲擊并炸死真主黨高級指揮官易卜拉欣的挑釁事件,真主黨領(lǐng)導人納斯魯拉通過(guò)電視講話(huà)發(fā)出嚴正警告,如果以色列繼續對黎巴嫩侵犯主權并發(fā)動(dòng)全面戰爭,真主黨將使用一切手段進(jìn)行回擊,包括特拉維夫的中心市區都會(huì )是反擊目標。另一邊,在歐洲開(kāi)會(huì )的以色列外交部長(cháng)卡茨向外界透露,國防軍北部指揮官已經(jīng)批準對黎巴嫩全境的進(jìn)攻計劃,隨時(shí)準備跨境作戰。

 

雖然從去年10月加沙戰爭以來(lái),以色列和黎巴嫩的邊境沖突就持續不斷,但近期雙方明顯升級了挑釁行為和軍事動(dòng)員規模,大戰似乎一觸即發(fā)。國際社會(huì )普遍擔心在加沙戰局尚未塵埃落定之時(shí),以色列即將在北部開(kāi)辟“第二戰場(chǎng)”。

 

更強悍的對手

 

本輪以黎邊境的戰事升級,源自真主黨公布了一段10分鐘的無(wú)人機偵察視頻。視頻顯示,真主黨發(fā)射的無(wú)人機群幾乎飛躍了整個(gè)以色列北部地區,拍攝到了最大港口城市海法附近的一處軍事工業(yè)園區,以及“鐵穹”系統、導彈儲存點(diǎn)和雷達站,甚至還出現了海法港的軍用艦船和儲油庫等。

 

6月13日,黎巴嫩發(fā)射的導彈墜落,導致以色列北部15個(gè)地方起火。本文圖/視覺(jué)中國

 

真主黨這么做等于告訴以色列,你們自認為嚴密的防御體系其實(shí)有重大缺陷,至少無(wú)法攔截真主黨的無(wú)人機近距離偵察。而以色列方面的確需要擔憂(yōu),具有軍事偵察能力且突破以色列防線(xiàn)的真主黨是否真會(huì )發(fā)起突然襲擊。于是在當天,以色列國防軍就宣布,已批準并準備在必要時(shí)對黎巴嫩進(jìn)行全面進(jìn)攻,以回應真主黨的挑釁行為。

 

以色列真要和真主黨開(kāi)戰,面對的會(huì )是比哈馬斯強悍太多倍的對手。從武器裝備上看,真主黨擁有15萬(wàn)門(mén)迫擊炮、7萬(wàn)枚火箭彈、1萬(wàn)枚短程導彈和約2500架無(wú)人機,數百枚精確制導的巡航導彈,并且擁有能夠擊中以色列幾乎任何目標的制導戰術(shù)導彈、大量的反坦克導彈系統和沿海反艦導彈系統。

 

真主黨武裝戰斗人員也是哈馬斯的數倍,大約在5萬(wàn)至10萬(wàn)人之間,其中還包括他們的王牌戰斗力量拉德萬(wàn)部隊。這是一支接受過(guò)特種作戰訓練,并長(cháng)期接受伊朗革命衛隊高級軍官訓練的真主黨精銳部隊。

 

真主黨還有完備的防御體系,他們依托黎巴嫩南部山區,形成了縝密而復雜的地下工事系統。依托這些系統,真主黨就曾經(jīng)在2006年的第二次黎巴嫩戰爭中展現了以少打多而不落下風(fēng)的能力。在過(guò)去18年間,真主黨又全面參與了敘利亞內戰,并得到了伊朗軍事人員的大量培訓,實(shí)戰經(jīng)驗豐富,作戰能力甚至被認為高于敘利亞政府軍。

 

整體上看,真主黨組織嚴密,絕非一般的武裝集團,同時(shí)掌握了諸多打擊能力和防御能力,其綜合作戰能力可能讓以色列國防軍無(wú)法速勝,而一旦拖入消耗戰,以色列將面臨巨大的國內外壓力,能否從黎巴嫩全身而退尚未可知。

 

6月21日,黎巴嫩南部靠近以色列邊境,被以色列轟炸摧毀的建筑物。

 

更復雜的局面

 

實(shí)際上,面對真主黨的挑釁,從去年10月加沙重燃戰火以后,以色列就已經(jīng)開(kāi)始考慮對真主黨采取更大規模的軍事打擊。在6月9日反對派領(lǐng)袖甘茨出走和16日戰時(shí)內閣被迫解散后,內塔尼亞胡沒(méi)有其他統一國內各政治勢力的辦法,只能進(jìn)一步加強對極右翼政黨的倚重,所以面對黎巴嫩真主黨咄咄逼人的進(jìn)攻態(tài)勢,以色列必須做出最為強硬的回應。

 

內塔尼亞胡已經(jīng)正面警告真主黨,一旦北部戰事升級,以色列將“把貝魯特變成加沙”。以色列國防軍也毫不諱言,已經(jīng)至少調撥1萬(wàn)戰斗部隊進(jìn)入北部地區,進(jìn)行密集的訓練演習和全方位評估,為可能進(jìn)入黎巴嫩南部地區的作戰任務(wù)做好準備。

 

據統計,已經(jīng)有超過(guò)15萬(wàn)居民從兩國邊境地區撤離,其中黎巴嫩邊境已經(jīng)撤離了9萬(wàn)人,以色列撤離了6萬(wàn)人。雖然自己的家園正在被敵方摧毀,但是兩邊居民都表達了“對大戰的支持”。對于長(cháng)年處于沖突漩渦中的他們來(lái)說(shuō),開(kāi)戰是遲早的事。

 

只有數萬(wàn)兵力的哈馬斯,都能在彈丸之地的加沙給以色列國防軍造成巨大困難,更為強大的對手真主黨必然是更加難啃的硬骨頭。從兩者掌控地域的差異角度而言,哈馬斯控制的加沙地帶只是一個(gè)相對較小的飛地,而真主黨在黎巴嫩擁有更大的空間來(lái)構建多層防御,且實(shí)際控制面積已經(jīng)遠超整個(gè)黎巴嫩國土,在敘利亞全境都有滲透,可以說(shuō)對以色列北部和東北部形成了包圍之勢。

 

在政治上,雖然真主黨不是黎巴嫩的正常政黨組織,但他們實(shí)質(zhì)上已經(jīng)擁有了控制權和主導權,特別是黎巴嫩南部已經(jīng)完全淪為真主黨的勢力范圍。美國情報系統還顯示,真主黨可能在黎巴嫩南部已經(jīng)挖掘了超過(guò)數百公里的隧道網(wǎng)絡(luò ),當地多山的高海拔環(huán)境讓隧道偵察工作異常艱難。一旦全面開(kāi)戰,以色列將難以鏟除躲藏在隧道中的真主黨軍力,以及無(wú)人機與火箭彈的發(fā)射裝備。

 

此外,和加沙地帶被以色列完全封鎖并被單獨隔絕不同,一旦入侵黎巴嫩,以色列無(wú)法完全孤立黎巴嫩,真主黨也將能夠從國外獲得武器并補充戰斗人員。真主黨領(lǐng)袖納斯魯拉就表示,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和也門(mén)等地的“兄弟組織”已經(jīng)明確表示,一旦以色列開(kāi)戰,他們將派遣上萬(wàn)名武裝人員進(jìn)入黎巴嫩參戰。

 

雖然以色列在軍力上明顯占優(yōu),但是想要短時(shí)間碾壓真主黨也絕非易事。最近幾年,中東的不對稱(chēng)戰爭凸顯了新型作戰方式的重要性,即弱勢一方通過(guò)無(wú)人機偷襲等方式極大牽制敵方優(yōu)勢軍力,從而形成長(cháng)期對峙的局面。

 

更慘烈的戰事?

 

以色列和美國共建了三層防空系統,從外到內分別是:箭系統,用以攔截遠程導彈;大衛彈弓系統,用以攔截中程導彈;鐵穹系統,用以攔截近短程導彈、各類(lèi)火箭彈。不過(guò),去年10月7日哈馬斯發(fā)動(dòng)的“阿克薩洪水”軍事行動(dòng)已經(jīng)表明,以色列的防御系統無(wú)法有效應對“飽和式打擊”,也就是說(shuō),假如真主黨突然針對以色列防御薄弱點(diǎn)發(fā)動(dòng)類(lèi)似攻擊,再配合哈馬斯沒(méi)有的大量無(wú)人機攻擊,以色列很有可能會(huì )再次遭受重創(chuàng )。從這個(gè)角度來(lái)看,通過(guò)以色列空軍配合地面作戰部隊深入黎巴嫩南部消滅真主黨有生力量,是一個(gè)更為穩妥的戰斗方案。

 

以色列想要獲勝的關(guān)鍵在于空軍,但是考慮真主黨及其盟友可能利用無(wú)人機從多個(gè)方向對國內機場(chǎng)實(shí)施轟炸,所以一旦戰爭全面開(kāi)打,以色列空軍可能沒(méi)法使用國內機場(chǎng),塞浦路斯便成為周邊國家中唯一可以供以色列空軍起降和補給的后援區域。雖然美國在海灣多個(gè)國家設有軍事基地,但是海灣國家不敢在全面戰爭中公然開(kāi)放機場(chǎng)供以色列使用,埃及和約旦更是沒(méi)有可能。因此,塞浦路斯將在以色列打擊真主黨的軍事行動(dòng)中發(fā)揮至關(guān)重要的作用。不過(guò),真主黨也早看到了這一點(diǎn),他們已經(jīng)警告塞浦路斯政府,若允許以色列空軍在此起降,并從塞浦路斯攻擊黎巴嫩本土,真主黨將對該國發(fā)射導彈報復。

 

塞浦路斯總統也否認了本國卷入沖突的可能,而歐盟為了這個(gè)成員國的安全,正在考慮向塞浦路斯派遣海軍特派團。和反對以色列攻打加沙不同,歐盟已經(jīng)默許了以色列可能對真主黨的軍事打擊,所以并不能排除塞浦路斯參戰的可能。

 

雖然飽受戰爭之苦的以色列和黎巴嫩兩國邊境居民都對可能即將升級的戰事表達了支持,但是在國家層面,兩國多數民眾并不希望陷入全面戰爭。

 

在真主黨看來(lái),以色列畢竟有武器上碾壓的優(yōu)勢,而且背后有美國的支持,他們在加沙對哈馬斯痛下殺手的行為,已經(jīng)在警告其他挑戰者,一旦動(dòng)手就可能帶來(lái)被滅國的危險;而且真主黨一旦和以色列全面開(kāi)戰,黎巴嫩本已糟糕的國內經(jīng)濟勢必將遭受更為沉重的打擊,國家破產(chǎn)也近在咫尺。

 

另一邊,以色列國內的理性派也并不想在加沙沖突還未平息時(shí)貿然開(kāi)辟第二戰場(chǎng)。北部戰事一旦升級,真主黨可能每天都會(huì )向以色列全境發(fā)射數千無(wú)人機、火箭彈和導彈,總會(huì )有遭殃的無(wú)辜百姓。另外,以色列在加沙造成的人道主義災難已經(jīng)飽受世界譴責,幾乎被國際社會(huì )徹底孤立。再轟炸一個(gè)主權獨立的伊斯蘭國家,恐怕會(huì )讓自己的國際形象更加不堪。

 

然而很多時(shí)候,沖突的走勢并不取決于部分群體的主觀(guān)意愿。隨著(zhù)緊張局勢的升級和各方的強硬表態(tài),以黎邊境很可能成為加沙戰爭以外的又一個(gè)慘烈戰場(chǎng)。而這一次,美國和歐盟甚至會(huì )有更深入的參與。長(cháng)年動(dòng)蕩難安的中東,有可能迎來(lái)一場(chǎng)新的巨變。